这是一杯葡萄酒口☆口口☆口

  这是一杯葡萄酒

  俄罗斯的乐团☆□☆□,口☆口口☆口在乐界还是颇具特色的☆☆☆□。我们欣赏过特米卡诺夫的圣彼得堡爱乐乐团☆□☆、杰杰耶夫的马林斯基☆□□、科岗(著名小提琴大师列奥尼德·科岗的儿子)的莫斯科广播交响乐团☆☆□,那都是很典型的俄罗斯乐口团□□☆☆,热烈□☆☆☆□、粗犷☆☆□□□、奔放□☆☆☆、浓郁□□☆□☆,就像喝了伏口特加☆□□☆□,有时达到巅峰状态时□☆☆□,会有一种醉醺醺毛刺刺的感觉☆□□□。

  普雷特涅夫是俄罗斯人中的异类☆□☆☆□,当年他的钢琴以冷静☆□☆☆□、理性☆□☆、细腻□☆□、节制著称□☆☆,现在当口起了指挥□☆☆□☆,同样如此☆□□☆☆。前几年☆□□□☆,他指挥上海交响乐团口的新年音乐会☆☆☆□,即给我留下了这口样的印象☆□☆□,最近由他执棒的□□☆□、1990年由他一手创建的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到上海演出口新年音乐会□☆☆□□,其独树一帜的指挥风格更是体现得淋漓尽致□☆☆。

  我坐在东艺的F区□□☆,对指挥的口表现一览无遗□☆□。上半场开篇是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俄罗斯复活节序曲》□☆☆☆,慢速的引子一开始□□☆□,木管组奏出庄严的主口题☆☆□☆,声部的精致细腻即夺人耳目☆□□☆☆,尤其是长笛的音色□☆☆□□,非常漂亮□☆☆☆。接着长号☆☆☆、口☆口口口☆口大号等铜管乐器的加入☆□☆□,分寸感佳☆□□☆☆。普雷口特涅夫如雕塑般地稳立在指挥台上□☆☆☆□,动作幅度很小□□□,主要靠双手的十指发出细致微妙的指令☆□☆□□,既处处点到☆☆□☆□,又点到为止□□☆□,就好像音乐中的“半音”□☆☆□☆,靠乐口手们去发挥出“全音”□☆☆☆。不过□☆☆☆□,有时候因为口细致理性而带来的微口小口休止☆□☆☆,是否会影响音乐气息的连贯性和一气呵成☆□□☆?

  普罗科菲耶夫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组曲是他管口弦乐作品的代表作☆□□☆,上演率高☆□□,唱片也多□□□。因为口曲与曲之口间有停顿的间隙□□□,就更加便于口普雷特涅夫的步步为营☆□☆☆、精雕细琢□□☆,事实证明□☆□□☆,这个曲目口他指挥口口得最为成功□□☆□。

  下半场柴可夫斯基《第五交响曲》☆□☆,是乐迷们耳熟能详的☆□□,对普雷特口涅夫也是如此—上半场他是备谱指挥□☆☆,“柴五”他是背谱指挥☆□□□☆。尽管他上半场的表口现已经给人心理准备☆☆☆□□,但他指挥的“柴五”之另类□□□☆☆,仍然超乎人们的想象—更加口的理性☆☆☆,更加的西洋化□□□。仔细想想□☆□☆☆,似乎也口有道理□☆☆□□。与俄罗斯“强力集团”相比□☆☆,柴可夫斯基的风格其实更趋向西欧化☆☆☆□□,他是俄罗斯人中的欧洲口人☆☆☆☆,现在普雷特涅夫也许在还他本来的面目☆☆☆☆□。

  返场曲也是老柴的曲目:《天鹅湖》中的双人舞☆☆□☆□、《胡桃夹子》中的欢庆舞口曲☆□□☆,一静一动☆☆□,相得益彰□□□□☆。尤其是《天鹅湖》□☆☆□□,普雷特涅夫在发出竖琴独奏的指令后☆□□☆□,双臂抱胸□☆☆□,收起指挥棒□□☆,尽情享受乐手的演奏—小提琴独奏☆☆□,又转口到大提琴口独奏☆☆□□☆,极尽美妙之韵□□☆。全场陶醉……

  普雷特涅夫指挥的俄罗斯国家交响乐团☆☆□☆□,与其说是属于俄罗斯□☆☆☆☆,不如说是一个更趋口国际化的乐团☆☆□☆。它不是喝口伏特加☆☆☆□,而是口品葡萄酒□☆☆□。

本文由中久红酒知识网发布于酒庄故事,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是一杯葡萄酒口☆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