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酒产区喜欢用不同方式表现自己口☆口口☆

  葡萄酒产区喜欢用不同方式表现自己

  我开始相信☆□□□,大部分风土可以出产不同种类的优秀葡萄酒□☆☆。一块出色的葡萄园拥有绝对的潜力——但要实现这种潜力□☆□,口☆口口☆口通常有多种而非一种可能性□□☆。具体来说□□☆□□,我估计大部分优质红葡萄酒产区都能酿造出优质的白葡萄酒☆☆□,哪怕产区的纬口度较低☆□□□,气候温暖☆□□□。如果我们口提供机会□☆☆□□,葡萄酒产区是喜欢用不同方式表现自己的□□□☆☆。

  

  但问题是(哈☆☆☆□!)经济因素口会进行干扰□☆□☆。优质的葡萄园可以产生很高的利润□□□☆□。一旦市场发现并锁定某些由特定品种或混酿带来的近乎完美的产品☆☆□,葡萄口园就开始为种植者赚钱□□☆□□。然后市场会要求更多相同的产品☆☆□,永无止境;并且给予这些相同的产品更多回报□□☆□,毫不吝啬□☆□。这时□□☆☆□,创新的尝试就会停止☆□☆。从经口济角度来讲□☆□,在巴罗洛口的顶级葡萄园种植维欧尼(Viog口nier)☆□□,或者在波雅克种植玛珊(Marsanne)□☆☆,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因此☆□□☆□,世界上较新的葡萄酒产区才充满乐趣:种植商们可口以不断尝试不同选择☆□□,以找出口最合适的葡萄品种□□☆☆。南澳大利亚的伊顿谷(Eden Valley□□☆☆☆,真的是一片起伏的山丘)就是一个独特的例子:世界上再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这样成功地适应多种不同的风格□☆□,不论是芳香精致☆☆☆☆、带有点点石英风味的雷司令(Pewsey Vale)☆☆☆、醇厚温暖的霞多丽(Mountadam)□□☆□☆、丰满健美的维口欧尼(Yalumba’s Eden Valley)□□☆,还是新鲜☆□□□、带有樱桃核及青椒风味的西拉……以及更加饱满柔和的澳大利亚西拉(Hill of Grace)和有如末日岩浆一般的Chris Ringland西拉□☆□□。这件事的弊端是真正出色的葡萄园——让我们实话实说——比我们原本希望的要更难找到□☆☆。

  当然☆□□☆,一些经典产区设法口在他们显赫的名声中加入少许多样性(赫米塔希白葡萄酒和同一个葡萄园酿出的红葡萄酒一样优秀)□☆☆□□。不过这种情况并不常见□☆□☆☆。

  为了创造具有多样性的显赫名声☆☆☆☆,你需要的是一个因为种种理由曾经一度黯然失色□□☆,现在正在逐渐找回名誉和财富的经典产区☆☆□☆☆。历史告诉我们这个产区拥有酿造优质葡萄酒的能力——但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仍口然准备好了奖励它的多样口性□☆□。完全巧合的是☆□□☆,我的最口近两次研究访问的目的地都是这样的产区□☆□☆。

  葡萄牙的杜罗产区(Douro)从来没有黯然失色过——但是这里出产的非加度干型葡萄酒曾经失色□☆□□。现在□☆☆□□,它们回来了☆☆☆□□。50年前这里几乎口什么也没有☆□□□☆,如今该产区将近20%的销售来自日常饮用的餐酒☆☆☆□☆,并且在以每年5%的速度增长☆□☆☆□。这些酒中大部分为红口葡萄酒(现在正是适当的时期)☆□☆□。不过□□□,杜罗也有多个白葡萄口品种□☆□☆□。那些酿造了成功的杜罗红葡萄餐酒的酿酒商现在也开始酿造优质的白葡萄酒了□☆☆。

  这些白葡萄酒相当优秀☆□□☆☆。当然□□☆,现在杜罗白葡萄酒(尚未被市场认可)通常比杜罗红葡萄酒(已被市场认可)有更高的性价比☆□☆。而且□□□☆,如果你正在口寻找口来自老藤和伟大风土的☆□☆☆☆、风格复杂而被低估的迷人的欧洲混酿白葡萄酒☆☆☆☆,杜罗白葡萄酒一定会脱颖而出☆☆□。即使抱着谦虚地态度□☆□☆,这一点也毋庸置疑:Symington酒庄酿造的2013年份Altano白葡萄酒是一款清新□☆☆☆□、芳香且如甘油般的口混酿☆□☆☆□,包括50%玛尔维萨(Malvasia)和10%被优美地展示出来的麝香葡萄(Moscatel)☆□□□。在我看来□☆☆□,这款酒比2013年份的Altano红葡萄酒更口加成功☆□☆。美味而极为易饮的2013年份Crasto白葡萄酒(由拉比加多Rabigato☆□□☆、Gouveio和少许维奥西奥Viosinho葡萄混酿而成)也有着很好的性价比□☆□。要想衡量杜罗白葡萄酒的顶口级多样性□☆□☆,只消比较一下Wine & Soul的2013年份Guru和Poeira的2013年份Pó de Poeira□☆□□,或者Quinta do Vale de Meo 的2013年份Meadro白葡萄酒即可:第一款酒的葡萄部分生长在花岗岩土壤中□□□☆,带有盐沼和圣彼得草气息以及复杂多汁的沙地风味☆☆☆,由Gou口v口eio□☆□☆☆、拉比加多□□☆、维奥西奥和Códega do Larinho葡口萄酿造;第二款则生口长在片岩土壤中□☆☆□,由100%阿口芭瑞诺(Alvarinho)葡萄酿造□☆☆□,晶莹清澈并口带有苹果香味;第三款酒由阿瑞图(Arinto)和拉比加多酿造□□☆□,带有出色的榅桲和柠檬清香☆□☆□☆。2013年份的Crasto Superior白葡萄酒(产自Quinta da Cabreira而非Vale de Meo□□☆□,由维口奥西奥和维德和Verdelho混酿)带有花朵的新鲜芳香和石头风味的细腻口感□□□□,甚至有点令我想起赫米塔希白葡萄酒□□☆□。

  法国西南部的卡奥尔(Cahors)是另一个这种类型的口产区☆□☆,不过与杜罗不同☆☆□□□,这个产口区只能酿造红葡萄酒□□☆,因此卡奥尔德白葡萄酒只能在酒标上标注Ctes du Lot地区餐酒(IGP Ctes du Lot)或范围更大的C口omté Tolosan地区餐酒□☆□□。当然☆☆☆,这是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不公平情况:根据巴黎第一大学(即索邦大学□□☆☆☆,University of the Sorbonne)研究卡奥尔历史的Pa口scal Griset教授介绍□☆□,在葡萄根口瘤蚜灾害爆发之前☆☆☆,这里的红□☆□☆☆、白葡萄酒产量相同(大部分白葡萄酒由白诗南Chenin Blanc酿造)☆□☆☆。法国作家和学者Michel Bettane告诉我☆☆□□□,虽然卡奥尔法定产区(AOC)大部分土地目前都荒废着□☆☆☆,但在理论上☆□□,这里应该种植80%白葡萄和20%红葡萄——口而且□□□☆□,口☆口口☆口正是这个地区种植白葡萄品种的潜力和这里的启莫里奇阶(Kimmeridgian)石灰石促使土壤顾问Claude和Lydia Bourguignon在此开辟了自己的葡萄园☆□☆☆□。

  

  卡奥尔白葡萄酒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像杜罗白葡萄酒那样大□□☆☆☆。一个原因是这里的葡萄藤口比较年轻☆☆□□☆,另一个原因是近期这里并没有什么葡萄品种或混酿传统可以提供后路☆☆☆□。此外□☆□□,卡奥尔白葡萄酒最成功的混酿——霞多丽和维欧尼——在法国这种大环境下太过于违反传统了☆□□□□。但是□□☆□,任何想要探寻这个产区能力的人应该尝试以下这些口白葡萄酒:Clos Triguedina酒庄(2012年份月光系列Vin de Lune – Le Sec du Clos☆□☆,霞多丽-维欧尼混酿□□☆□☆,优雅柔和□□☆☆,带有蜂蜜味道口)☆☆☆、Ch Haut Monplaisir酒庄(2013年份Monplaisir Blanc□□☆,霞多丽-维欧尼混酿□☆☆,带有牛奶和桃子果味)□□□☆☆、Clos Troteligotte酒庄(2013年份K-libre□□☆☆☆,白诗南酿造□□☆□,温和的热带水果风味)☆☆☆□、Ch de Cayx酒庄(2013年份Cigaralle☆□□,霞多丽酿造□☆□□,燕麦片的纤细风味)和Ch Vincens酒庄(2013年Sur le Chemin de Pierre Levée□☆☆,霞多丽酿造☆☆□□☆、风味浓郁集口中☆□☆□□、有石头味道□□☆□☆、醇厚温暖□☆☆□,收尾口悠长口)□☆□□□,此外还有更加清新有型的Domaine Belmont酒庄霞多丽:Montaigne和Dolmen☆□□。“在我们父辈的脑海中□□□☆,” Philippe Vincens总结道□☆☆□□,“红葡萄通常是最能体现品质的□□☆。但现在我们意识到□□□□,很多田口块其实更加适合白葡萄酒☆□☆☆,而且与其酿造一款平凡的马白克(Malbec)☆□☆□□,酿造口一款优秀的白葡萄酒是更好的选择☆☆☆。”

  我希望口这些尝试的结果可以给我们带来两个优秀的欧洲葡萄酒产区☆□☆,并希望在未来的50年内☆□☆☆□,这里的风土能够使用多种语言□☆□☆□、规模和个性表现自己☆□☆,从而使口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它们☆□□☆。

  An口drew Jefford先生是Decanter杂志及的专栏作家□☆□□。Jefford先生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从事葡萄酒写作(同时涉及的领域还有威士忌□□□,旅行及香水)☆□☆□☆,曾获诸多口奖项☆□□☆,最近因专栏作家的成就而获奖□☆□□□。2009年口到2010年间的15个月☆☆☆☆,Jefford先生在Adelaide大学担任高级研究员☆□□☆☆。目前正在撰写一本澳大利亚葡萄园及风土相关的专业书籍☆□☆。他目前居住在法国郎口格多克产区☆☆□□□,口☆口口☆口Grès de Montpellier和Pic 口St Loup的交界地口带☆□□□□。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关于原装进口葡萄酒欢迎请登入

  宝诗酒业官方网址:

  公众微信号【订阅口号】:bao口shiwines1713

  公众微信号【服口务号】:baoshiwines2221713

  服务口热线:400-822-1713

  

本文由中久红酒知识网发布于红酒知识,转载请注明出处:葡萄酒产区喜欢用不同方式表现自己口☆口口☆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