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纯红:世界杯葡萄酒知识专辑】那些喝葡萄

  【品纯红:世界杯葡萄酒知识专辑】那些喝葡萄酒的美国总统

  世界杯赛场回顾:北京时口口间6月23日☆☆□□☆,美国对阵葡萄口牙口2:2平☆☆☆,尽管媒口体口焦点纷口纷放在C罗最后一刻帅气的一球救了葡萄牙☆□☆,但我们更口应该关注的是美国队口的表现☆☆□□。本届世口界杯□☆□☆,美国出场的两场比赛都表现出强大的爆口发口力☆☆☆,上一场也口以2:1赢了加口纳□☆☆☆☆。此次在足球场上以新偶像的霸气张扬出现的美国队□☆□☆,其实在葡萄酒口界也有其霸主般的影响力□☆□☆□。

  

  (巴西世界杯☆□☆□,北京时间6月口23日□☆□,美国对阵葡萄牙2:2平局)

  作为新口世界葡萄酒的强国□☆☆□☆,美国葡萄酒以创新的自由精神☆□□,创造出了与澳洲☆□□☆、南非□☆☆、智利截口然不同的葡口萄酒文化☆□□□☆,这种葡萄酒文化充口满包容和激情□☆☆。在短短的十几口年间□□☆,美国就从一个新葡萄酒国家发展成为全球葡萄酒消费量最大的国家☆□□□☆。不止是美国普通国民爱酒☆□□☆□,就连他们的历届总统也都会喝上几杯□☆□☆☆,甚至是几瓶□☆☆☆!

  

  乔治·华盛顿:嗜酒的豪客

  

  (美国第一任总统:乔治·华盛顿□□□☆,最爱喝马口口德拉葡萄酒☆☆□。)

  在两百多年前☆☆☆☆☆,并不像今天我们随处可见口的低度数葡萄口酒饮品☆□□☆□,当时最为流行的是口啤酒□□☆、威士忌以口及波特(port)☆☆□、雪莉酒(sherry)和马德拉(madeira)这些20度左右的加强型葡萄酒□☆□。美国开国总统乔治·华盛顿(George Wa口shington)便是一位嗜酒的豪客☆□□☆□。他最喜欢的酒是马德拉酒(Madeira)□□☆□☆,马德拉酒是一种加强型甜葡萄酒☆□☆□☆,产自大西洋的马德口拉岛☆☆□☆☆,酒精大约口在口20度☆☆□□☆,口感上口带有氧口化味☆☆□□☆,不容易变质□□☆☆□。

  根据《乔治·华盛顿的花销账目》(George Washington’s Expens口e Account□☆□□,1970)一书中指出☆☆□,单单从1775年9月到1776年3月☆□□☆,华盛顿就花费了超过6000美元(当年的美元)买酒□□☆□☆,而这些钱主要是用于购买马德拉酒□□☆□。可以想象□☆☆□□,这位伟人一些运筹帷幄的伟大时刻很可能都口是手握一杯马德拉酒完成的☆□☆□。

  托马斯·杰口弗逊:最懂酒的总统

  

  (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口弗逊☆☆□☆,堪称美国历届总口口统中最懂酒的一位□□□□☆。)

  在美国历口任总统中□□☆,托马斯·杰弗逊口(Thomas Jefferson)算是最懂葡萄酒的□□☆。这位世人皆知的天才为法国文化深深着迷☆□□□。口☆口口☆口在法国担任大使期间□☆□□,他走访了法国的各大葡萄酒产区□□□☆。在1787年口游历波尔多期间☆☆□□,杰弗逊根据自己的品尝经验和当地葡萄酒市口口场价格情况□☆□,对波尔多葡口萄酒做出了等口级评判□☆□□☆。杰弗逊当年的口判断☆□□,跟68年后法国官方评定的1855分级相比(见下图)基本完全一致☆□☆□,算是将波尔多葡萄酒分级口的第一人☆□□。

  

  (图中左边为1787年杰弗逊的评级□□☆,右边为1855年法国官方的列级庄评级☆☆□□,两者涉及的酒庄有很多一致□☆☆□☆。)

  在众口多的名酒中☆□☆□,Chat口eau Haut-Brion应当是他的最爱□☆□□,他曾经写道:“在我品尝到口的法国葡萄口口酒口中☆☆☆□,Haut-Brion是第一等的☆□☆,似乎只有这款葡萄酒□□☆,才能口打动美国人的味蕾☆☆□□。”

  回国接任美国国务卿一职的他感叹无法在美国觅得在欧洲品尝过的美酒☆□☆☆,促使口他开始收藏产自法国□□☆□、意大利等好年份顶级酒☆□☆□□。退休后搬至维吉尼亚州Monticello宅邸的杰斐逊曾试图亲手酿制葡萄酒□□□,可惜未能如愿炮制出那些曾经打动口他的欧洲好酒☆□□□,但他先驱性的举动却为美国葡萄酒业后来的口发展播下了种子☆□☆。

  

  (杰弗逊的Monticello宅邸☆□□,外形酷似法国酒庄□☆□,杰弗口口逊曾经试图在附近种植葡萄树☆□☆□☆,但实验失败□☆☆□☆。)

  理查德·口尼口克松:偷喝酒的总统

  

  (美国第37任总统尼克松□□□☆☆,酷爱法国名庄酒☆☆☆□。)

  尼克松是有名的爱酒之人☆□☆,特别钟情于波尔多葡萄酒□□☆,他算是是托马斯·杰弗逊之后最懂酒的美国总统了□☆☆□□。他最钟爱玛歌酒庄(Chteau Margaux)□□☆,但他的前任林登·约翰逊口总统定下了国宴只用美国酒的规矩□☆□□☆,所以每次白宫举行正式宴会☆☆□□☆,宾客口们喝的是美口国葡口萄酒☆□☆☆,尼克松只能命口人用餐巾遮盖口住酒标□□☆☆,偷偷为他送上玛歌庄的佳酿□□☆。

  尼克松口偷喝的酒包括侯伯王(Chteau Haut-Brion)□□☆☆、拉图(Chteau Latour)□☆□☆、玛歌(Ch口teau Margaux)□□☆、拉菲(Chteau Lafite-Rothschild)☆□☆☆、木桐(Chteau Mouton-Rothsch口ild)☆☆□☆、白马(Chteau C口hevalBlanc)□☆□、欧颂(Chteau Ausone)□☆☆□□、帕图口斯(Pétrus)在内的波尔多顶级名庄酒☆□□☆,当年的口名庄酒都还不算太贵□□☆☆□,以总统的薪水来说完口全口喝得起☆☆☆□。据说他在总统任口期的最后一天晚上品尝了一瓶1953年的玛歌☆□□☆。

  1972年尼克松访华☆□☆☆□,周恩来在国宴口上盛情宴请他☆☆□□☆,并打口开了一瓶1969年纳帕谷 Schramsberg酒园的”白中白”起泡酒(Blanc 口de Blancs)□□☆☆□。尼克松在国宴上半开玩笑地对周恩来总理说:“中国什么都口好□☆□,就是缺少美女和美酒□□□。”因为尼克口口口松的这口句话□□☆□,周恩来总理随后组织了专项小姐酿制属于中国的葡萄酒☆☆□,现如今☆☆☆,中国国宴上宴请外国领导口人口都是用中国自口己的葡萄酒—口—长口城葡萄酒☆☆☆。

  

  (1972年☆□☆□,尼克松“破冰之旅”的访华国宴口上□□☆☆☆,周恩来总理宴请尼克松☆□☆□□。)

  罗纳德·里口口根:加州葡萄酒大使

  口

  (美国第40任总统里根□☆☆,来自加州口的他□□☆☆□,非常支持家乡的葡萄酒□□☆。)

  作为加州人☆☆□,里根把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在了加州葡萄酒的身上☆☆☆□。他是第一位把金粉黛葡萄品种(Zinfandel )引入口白宫的人□□☆。众所周知☆☆☆□,他总用加州美酒来口招口待各口国政要□□□□☆,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周围口人成为加州酒的粉丝☆□□☆,他的密友前白宫副幕僚长麦克·狄佛(Michael Deaver)也因此成为了加州葡萄酒的忠实拥趸☆☆□□。在他的授意下白宫囤积了大量加州名庄的葡萄酒□☆☆☆□,包括 口Beaulieu Vineyards□☆□,Robert Mondavi□□□☆,Buena Vista□☆☆,Louis M口artini☆□□,Ingle口no口ok□□□,Simi☆□□,Ster口口l口i口n口g☆□☆☆☆,Gr口gich Hills□□□☆,Stag’sLeap Wine Cellars□☆□□,Montelena□☆□☆□,Acacia口等口等☆□□。

  奥巴马Barack Obama :善用葡萄酒社交

  

  (美国第44任总统奥巴马☆☆☆,台上的他激情澎湃☆□☆☆,台下的他很会利用葡萄酒口的软社交☆□☆☆☆。)

  由于前任小布什不喝葡萄酒□□□,白宫的酒窖几乎荒废☆□☆,口☆口口☆口所以奥巴马目前在努口力修口正前政府留下来的葡萄酒问题□□□。虽然不是葡萄酒狂热分子□□☆□☆,奥巴马在各种政要场合却都会喝葡萄酒☆□☆□□。以借用葡萄酒的社交口礼仪作用☆□☆□□,轻松圆滑地宣扬他的政治理念☆☆☆。

  2008年奥巴马访问中国口时☆□□☆,胡锦涛口主席就开了两款长城桑干的葡萄酒款待他□□☆☆,奥巴马特别识趣地大赞中国葡萄酒的品质☆☆□□。去年初奥巴马携夫人米口歇尔访问智利时☆□□☆,智利总统也为口他们挑口选了两款Vina Chocalan酒庄的佳美娜口陈酿☆□☆。

  

  (2008年□□☆☆,奥巴马访华国宴上口口喝了中国葡萄酒口并大赞中国口葡萄酒的品质□☆□□。)

  从历届美国总统对葡萄酒的“偏爱”☆☆□,既可让我们了解到葡萄口酒作为一种世界交流工具的作用□☆☆,又可看出它口作为一种饮品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偏好□☆☆,就算是美国总统们也不例外☆□☆。

  (本文由品纯红团队编写☆□□□□,撰写人:陈晓洁□☆□☆☆,部分口信息选口自口网络□□☆□☆,请多多指教□□□!)

  

本文由中久红酒知识网发布于红酒功效,转载请注明出处:【品纯红:世界杯葡萄酒知识专辑】那些喝葡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